研究前沿
新书评介丨《语言学习教材开发:理论与实践完整指南》评介(文/林敦来)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8日


要:本文评介由B. Tomlinson和H. Masuhara合著的《语言学习教材开发:理论与实践完整指南》(2018)。语言学习教材开发是应用语言学中实践性极强的一个分支。该书作者基于40多年的教材编写、评价、审阅、使用和研究经验,为读者提供了基于原则的教材开发理念。该书从传统教材到数字教材,从宏观到微观,从理论到实践,从全面综述到清单式建议,为读者展示了语言学习教材开发的最新完整指南。


关键词:语言学习;教材开发;完整指南


1.引言


教学材料(materials,以下简称“教材”)指学习者用来学习目标语言的任何可能的材料。它为学习者提供目标语样例,指导他们操练语言,体验语言的使用,鼓励他们使用语言、探究语言(Tomlinson 2012a)。教材开发的实践性极强,但要有充分的理论支撑才能有效地帮助学习者。过去20多年来,语言学习教材开发经历了历史性的变革:教材开发从关注教师如何教转向学生如何学,并越来越强调综合能力的培养(程晓堂、孙晓慧 2011);技术变革带来的数字技术使教材开发向立体化发展;作为国际通用语的英语的飞速发展促使学习者需求发生变化(Jenkins et al. 2017);教材开发走向职业化等。所有的这些变革在《语言学习教材开发:理论与实践完整指南》(The Complete Guide to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Materials Development for Language Learning)(Tomlinson & Masuhara 2018)一书中得到了充分的阐述。该书作者B. Tomlinson和H. Masuhara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教材开发协会的主席和秘书,书中融入了作者40多年的教材编写、评价、审阅、使用和研究经验,为关注语言教材开发的相关人士提供了极其重要的参考,特别是我国教育部于2018年成立了课程教材研究所,从国家层面推进教材建设,书中反映的教材开发最新研究成果对我国读者具有借鉴意义。


2.内容简介


本书共十五章,有的章节是总论,有的章节则聚焦教材开发的具体程序,如指导语的撰写等。


第一章为语言教材开发现状概览。作者基于传统教材、数字教材、补充教材、自选自学材料四种类别,对现有教材进行了分类梳理,并从研究的角度对教材开发的相关研究作了简要综述。最后,作者对教材开发项目进行了概述。


第二章聚焦语言教材开发中的三大问题。第一,关于教科书,研究者对其价值褒贬不一。对教材的需求,作者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基于原则从多本教科书中选取内容,并与教师自主开发的教材相结合使用。教科书应该被看作是资源,而不是按部就班遵循的脚本。第二,关于教学方法,首先要关注材料和任务的真实性,其次是区分纯语言形式教学(focus on forms)和注重语言形式教学(focus on form),最后是关注教科书所体现的教学方法。第三,关于语言学习教材的话题内容,要考虑可接受问题、人性化问题和意识形态问题。


第三章关于教材评估。作者认为教材评估的出发点应是教材使用的学习环境,并区分了教材分析与教材评估。教材分析聚焦客观统计,而教材评估聚焦程度判断。早期的文献显示,教材评估标准虽然众多,但大多缺乏理据。在综述早期为数不多的教材评估研究的基础上,作者认为教材评估要有系统性要严格并基于标准,应主要考察教材对使用者的影响,要特别重视使用中和使用后的教材评估,在教材编写前提出教材评估标准并在编写过程中和完稿后运用该标准对教材进行评估。教师培训要包含教材评估模块,以促使教师增强意识和提高能力,从而能对教材进行专业判断。教师和学习者应该自己设计教材评估的标准,而出版的教材(包含数字教材)应该在目标课堂的使用中得到评估。最后,作者提出了教材开发、审阅、试用、选择、取舍、使用以及使用后应该遵循的教材评估原则和程序。


第四章关于教材取舍。作者认为教材取舍极其重要,这种重要性源于两个范式的转变:教材开发者与使用者之间的距离和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的新情况。作者在本章梳理了近年来关于教师如何取舍教材的研究,涉及的问题有:教师是否真的对教材进行了取舍?为什么进行取舍?如何取舍?哪些资源可以帮助教师作出合理的取舍?作者还论述了对教材进行的微调处理并提出了教材取舍的原则和程序。最后,作者列举了一个教材取舍的例子。


第五章探讨了语言教材开发的方法、原则和程序。作者首先指出,针对教材编写者的培训不足,研究编写者如何编写教材的文献也不够丰富。现有的几项研究显示,编写者编写教材时依赖经验、常备材料和创作灵感,并没有理论导向的原则做基础。接着,作者根据文献讨论了基于原则的教材开发,如二语习得理论的运用,并从文献中整理出教材开发的实践指南。最后,作者提出了开发教材的建议,如小组协作(至少6人)、确定清晰的原则(特别是语言学习的原则)、使用文本驱动的框架。


第六章讨论了教科书的出版,其包含多个方面的协调过程。在讨论完教科书的类别之后,作者重点介绍了教科书的开发过程,并以国际教科书为例进行深入展示,辅以作者的讨论。最后,作者以纳米比亚当地教材的成功开发为例,说明了成功开发教科书的因素。


第七章讲述了数字教材的开发。作者先从研究的角度综述了信息技术在语言教育中的有效性,然后结合二语习得理论,以三种世界知名的数字教材为例,评估了数字教材是否更有利于二语习得。最后,作者对开发数字教材的先决条件和优缺点进行了剖析,并提出了使用和开发数字教材的7条建议。


第八章从语言习得的角度探讨了教材开发。作者首先从语法能力习得的角度进行了综述,发现语法在国际教科书中始终占据主导地位,教师采用展示—练习产出的教学模式进行语法教学,而部分地方性教材则在产出任务需求中学习语法,反而能更好地帮助学生习得语法。作者在综述了几种代表性的语言教学方法的基础上,重点介绍了他们推崇的探究式语法教学方法。词汇一直占据教科书的核心位置。关于词汇能力习得,作者在综述文献的基础上提倡泛听泛读、文本驱动的任务型教学法、词汇策略培养以及撰写学习笔记。语用能力习得除了体现在教材中的功能操练外,未得到充分的重视。作者认为,当前教材中明示的陈述性语用知识并不能培养学习者的语用能力,应该采用文本驱动的任务型教学法。


第九章论述了培养听说读写技能的教材开发。本章采用综合方式来阐述四种技能背后相互关联的基本要素,并讨论了教材如何帮助学习者发展技能。作者首先讨论了技能(自动化、流利、高效、无意识的行为)和策略(深思熟虑、目的导向、有意识的行为)的区别,并认为两者的差异至今尚无定论,而教学中的技能与策略训练仅仅是教师的信念,未能得到二语习得理论的支持。


作者接着讨论了目前关于培养四种技能的教材开发中一致的看法:支持母语人士模型的错误看法会剥夺课堂中丰富的意义协商;以结果为导向的方法会误导学生以应试的态度使用教材;听力才是四种技能中最基本的技能;在语法或词汇项目学习中,隐性学习优于显性学习。作者最后提出了8条教材开发建议来促进技能培养,如对于初学者,要提供丰富、循环、有意义和可理解的泛听作为基础;创设情境让学生必须且愿意在课外听或用目标语;为学习者提供有趣、真实和有意义的语言;将四种技能整合起来一起教;为学生提供丰富的素材;避免用同一教材既教技能又教语言;帮助学生将母语使用中培养的感官影像技能和内在声音迁移到外语学习中;让学生在情感上和认知上参与到学习中。


第十章聚焦儿童(3—12岁)语言教材开发。作者综述了I. Ghosn关于儿童教材使用的大量研究,发现故事书比教材更能够使儿童学习者积极参与到学习中。结合这些研究,作者提出了开发和使用儿童教材的建议:大力使用故事让儿童体验和欣赏;采用升级版的全身反应法;运用游戏、戏剧、歌曲和咏唱、图画、手工和情景表演;运用内容与语言整合的活动;运用任务;语言探索活动;多维表征法。作者最后强调,儿童通过有趣的体验习得语言,如通过有趣的听力习得足够的词汇,但不急于表达;应重在培养学习语言的积极态度,在做中学。作者认为欢乐地沉浸于目标语时学得最快。


第十一章聚焦青少年、准成年和成年学习者语言教材开发。作者指出,多数教材把青少年、准成年和成年学习者作为主要目标群体,但是关于这些年龄群体的教材研究却很少。本章首先从年龄角度界定了青少年、准成年和成年学习者及其心理和认知特征,接着分别论述了这三个年龄段教材开发的原则,并根据作者的经验和文献提出了相应的教材开发和使用建议。


第十二章从不同语言水平的学习者、教材的不同使用者和不同用途角度来论述教材开发。针对不同语言水平的学习者,作者建议,对于入门学习者,采用意义和功能驱动的路径;对于中级学习者,采用文本驱动的路径;对于中高级学习者,采用文本驱动的路径并自觉发现语言在实际场景中的运用。针对教材的不同使用者,作者认为,教材要为学习者提供丰富的选择。针对教材的不同用途,作者认为,教材开发的共同原则是要为学习者提供丰富多样和可理解的输入,刺激学习者在情感上和认知上投入。所有教材的开发都应遵循教学原则,对待学习者要人性化,在话题和语言内容上满足不同的用途。


第十三章是关于教材的视觉材料、排版与设计。作者从视觉材料的类别、目标与特征出发,介绍了评判教材中视觉材料的标准,并特别讨论了使用视觉材料的目标,强调了其教学功能,如解释新物、提供语境、引发情感反应等。作者接着讨论了排版的作用和设计的两个方面,即外观和功能,并结合例子分析了视觉材料、排版与设计,讨论了视觉材料、排版与设计的问题,如视觉材料与学习者对文本的心理表征之间的关系。最后作者提出了使用视觉材料、排版与设计的原则和程序。


第十四章讨论了语言学习活动中指示语的撰写问题。作者鼓励使用目标语撰写指示语以增强学生的信心和流利度,避免僵化的例子。对于初学者,可以先借助图片并逐步增加目标语指示语,在同水平学生中试用指示语以考察其适用性。作者提出十条评判指示语的标准,即突显(salience)、分隔(separation)、列序(sequencing)、阶段化(staging)、充足(sufficiency)、精练(succinctness)、简单(simplicity)、具体(specificity)、清楚(unambiguity)、标准化(standardization)和显见(self-evidence),并辅以示例解析。


第十五章探讨了关于教材开发的研究。由于教材开发的实践导向,教材开发研究近年来才兴起并逐步得到学术界的认可。背后的原因包括历时研究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的投入,研究过程中的变量难以控制。虽然目前的教材研究成果已不少,但实证研究还是凤毛麟角,尤其是关于不同教材对学生交际能力培养的成效研究极少。作者将该书引用的教材研究按话题重新梳理,并提出未来研究的方向和建议方法,如运用文本驱动方法研究不同类型的教材对学习者目标语能力培养的成效。作者最后强调还应该重视教材开发一贯基于经验的灵感,不要一味追寻实证研究。


在结论部分,作者回顾了该书重复出现的主题,如为学生提供丰富语言体验的愿望和现实教材中的语言体验匮乏之间的矛盾,为学生提供真实语言使用的机会和商业教材中注重知识呈现和操练的矛盾。作者呼吁教材编写者与研究者紧密合作,结合教学实际情境,使基于原则的教材开发得以施行,并积极运用数字模式,建构混合式课程。最后作者期望读者以开放的心态阅读该书,在实践中汲取、调整、修正该书所述观点。


3.简要评论

该书为纪念教材开发协会成立25周年而作,全面综述了教材开发的研究和实践成果,不仅涉及教材开发的传统话题,如教材评估、教材取舍,而且与时俱进地探讨了数字教材的开发问题;不仅涵盖宏观问题,如教材开发现状,而且深入探讨了视觉材料、排版和语言活动指示语的撰写问题;不仅讨论了教材开发的理论,而且援引作者及其他教材开发实践者丰富的实践,引发国际读者的共鸣;不仅对相关话题进行全面综述,而且每章都提供了清单式的原则和程序,并辅以思考题引导读者思考。所有这些元素使得该书成为外语教材开发领域的“完整指南”。


该书最突出的贡献之一是为读者提供了基于原则的教材开发理念,行文中的高频词就是principled。语言学习发生在不同的环境和文化中,因此,寻找指导教材设计和评价的一般原则是极其重要的。多数关于教材设计和评估的论著从不同的角度来讨论原则(Harwood 2010;McGrath 2002;Tomlinson 2012a),该书作者根据长期的研究成果(Tomlinson 2011,2012b,2013,2016),结合二语习得的最新研究,从语言学习环境、目的、学习者情况、教学方法等方面提出基于原则的建议。这些原则大多数可以得到实证的证明,如教材要能够吸引学习者,让他们有更多的情感投入,但是也有一些原则仅是作者在实践中偏好的做法,如作者最推崇的文本驱动的教材开发框架。该框架不再以词汇、语法为主线建构教学大纲,而是先选定在认知和情感上具有吸引力的文本,让学习者从宏观上充分体验文本,最后让学习者探究其中的语言形式。这种模式是否优于展示—练习—产出的教学模式仍需大量的课堂实证研究来证明。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英语教材开发取得了卓越成就,21世纪更是被称为“教材的繁荣和立体化时代”(柳华妮 2011),但是仍面临一些问题,如语言选材标准偏低、中国传统文化内容比较单薄、思想教育性偏弱(吴驰、杨蕴恬 2018)。新时期中小学英语教材编写要渗透英语学科核心素养(语言能力、文化意识、思维品质、学习能力)。该书提供的针对不同层次学习者在语言不同方面的教材开发实践及其背后所反映的原则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助力我国教材开发水平的提升。对于一线教师来说,基于教学情景分析和教材分析的教材“二次开发”(阮佳慧 2015)该如何操作的问题也能从该书得到启发。从国家层面来看,教育部课程教材研究所的成立体现了我国教材建设在专业化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该书的出版非常及时,不论是关于教材中意识形态的论述,还是对教材评估标准的讨论均将为相关人员提供灵感。我国尚无教材评估标准,而该书推荐的在用前、用中、用后三个阶段对教材进行评估的做法是对我国目前教材审定制度的有益补充。


此外,该书还为教材开发者提供了大量的资源,包含理论研究和实践操作。完整的最新文献列表使新手读者能够快速地探究此学科。当然,该书也有一些瑕疵,如有的章节侧重宏观问题而有的章节更注重细节,这使得各章节之间不是完全的平行关系。该书各章节均综述了现有研究,信息量非常大,一线教师可以先阅读《语言教材的开发、利用与评价》(Developing Language Course Materials)(Tomlinson & Masuhara 2007),从中选择感兴趣的话题再利用该书进行深入研究。


注:本文选自《外语教育研究前沿(原名《中国外语教育》)》第480-84。由于篇幅所限,注释及参考文献已省略。